<output id="lktvl"><track id="lktvl"><delect id="lktvl"></delect></track></output>

      <ins id="lktvl"><video id="lktvl"><optgroup id="lktvl"></optgroup></video></ins>

      1. <sup id="lktvl"><small id="lktvl"></small></sup>

        <code id="lktvl"></code>
          <code id="lktvl"><option id="lktvl"></option></code>
            <sup id="lktvl"><track id="lktvl"></track></sup>

          1. 首頁 > 法律園地 > 律師博文 > 正文

            不合理低價論

            more

            來源:宋斌博客 2013.09.09閱讀次數:27537時間:2013-09-11

                一則消息,不管你是否愿意,都無遮無掩地進入了你的眼球。隨著《旅游法》實施的日子越來越近,全國旅行社包價旅游產品的價格陡然攀升,從上漲10%至100%多都有。社會各界褒貶不一、喜憂參半。毫無疑問,肆虐中國旅游界二十多年的“零負團費”在這種“休克療法”中,迅速得到了控制。“漲價”是形勢必然,“漲價”絕對是一件能擠掉旅游行業虛假繁榮泡沫的大好事,“漲價”也符合全國人大、國家旅游局制定《旅游法》的初衷,達到了預期效果。
                但是,各地目前對《旅游法》的各種解讀,也帶來了可以預見的副作用。從今年九月份開始,更深層次的社會影響將不斷顯現。由于團費價格上漲的幅度過大,在相當長的“短時間內”,市場出現了有價無市狀況;很多旅行社和地方旅游局都接到游客的謾罵電話(當然識大體的主流消費者還是支持的);航空公司的艙位空了,很多航線被迫取消;接下來就是酒店、餐飲業、車隊等相關行業受損;然后就是旅行社行業員工將有一定比例的下崗;旅行社營業部撤銷、導游領隊改行……;這不是對形勢的預誤讀,現在已經開始實實在在地發生了。
                《旅游法》的各項規定,看來看去都是沒有問題的,都是旅游業未來蓬勃發展的基本保證。但在開始實施的初級階段,各種解讀和執法的不同標準將嚴重影響旅游從業者和旅游者對未來的信心。
                說得更具體點,“漲價”是好事,歸功于《旅游法》和政府旅游管理部門的努力;但是“漲價太多”就未必是好事,這是在法律執行過程中造成的。《旅游法》的基本精神就是要維護消費者權益、砍除零負團費;而并不是想造成行業蕭條、消費者需求被抑制,甚至出現企業和消費者雙重抱怨的局面。但在解讀和執法過程中,極少數人的長官意志、教條主義和懶政意識,將會打著加強法制的旗幟過度解讀、漠視民生和市場,對我們旅游事業造成莫大的傷害。
                筆者所說的,是由政策導向引致的旅游市場價格爭議。以前是零負團費導致價格過低;而現在是否又因為政策導向,致使價格過高,導致上文所述的一系列社會反應?讓我們先看一個例子:
                同樣是從香港起止的泰國一地曼芭線,今年十月份香港康泰的報價是2200至3600港幣;而深圳某國旅的報價是6800元人民幣(多一晚行程)。臺灣人從臺北出發走該線路,價格是20000新臺幣左右,跑去機票成本,泰國地接價也只是深圳這家旅行社的一半左右。由此看來,是臺灣、香港這兩家旅行社出現了“不合理的低價”,還是深圳這家旅行社出現了某種“高價”呢?這事關民生,很需要我們進行深入的探討。
             
            傭金合法化
                《旅游法》第35條規定“旅行社不得以不合理的低價組織旅游活動,誘騙旅游者,并通過安排購物或者另行付費旅游項目獲取回扣等不正當利益”。這是我們國家首次對“零負團費”現象作出了一種客觀、適當的描述。現在既然有了“不合理低價”概念,那么自然就會出現什么是“合理的低價”這樣的概念。
                全國人大、國家旅游局聯合編制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旅游法解讀》第一款第一條闡述中,定義了“合理的低價”范圍:主要包括批量采購機票的總成本在銷售后期已經收回并產生盈利之后,旅行社采取團費報價降低對剩余的名額進行促銷,或者旅行社將景區、住宿經營者向其集中支付的獎勵性款項作為促銷補貼而降低團費等。
                這樣的解釋,相對于以前的《旅行社條例》,已經是非常大的進步。但是鑒于某些理論問題還沒有得到共識,“合理的低價”問題還得不到適合的理論支持,我們在這里也純屬作為理論研究和探討。
                造成零負團費現象的根源,來自于利潤彌補的方式,也就是通過購物和自費獲得利益補償的運營模式。筆者很高興經過那么多年的理論探討和文字呼吁,零負團費的成因問題總算得到了政府和社會的認同。但是隨之而來的,馬上就需要確立一個“度”的問題。如果無度,勢必形成新的“一刀切”,反向損害旅游業的事情很快就會發生。
                傭金和回扣之爭馬上就成為一個很重要的議題。《旅游法》的撰寫,是由全國著名的律師團隊和專家學者起草,當然使用了一個沒有法律爭議的概念叫“回扣”。如果旅行社收取由購物和自費造成的“回扣”,當然適用于商業賄賂的范圍,屬于違法。但是傭金呢?如果一刀切地認為只要是商家給的錢都是“違法”,就不是單獨一個旅游行業就能決定的事。中國稅法很明確“傭金”這個科目的存在,也確認了傭金科目做賬的各項規定,傭金本身就是人類經濟活動中很常見很合理的一個經濟概念。
                旅游法本身對于零負團費的定義是正確的,“由購物和自費造成的利益轉化成回扣,造成不合理低價,形成零負團費”。但是如果執法者將“回扣”擴展為“合理的傭金”,一概冠以違法的帽子,恐怕其本身就已經違法了,違反的是各類先行或上行法。
                我們在前文已經提出疑問,我們與港臺的旅行社報出來同一條線路的價格,到底誰合理、誰不太合理,應該沒有個定論。但究其差別,是否允許走所謂的“公眾購物店”(臺灣觀光局和香港旅游議會允許),是否允許在合理范圍內適當自費(港臺允許),更為重要的是,是否允許存在合理的傭金(全世界都允許),恐怕就是存在差價的原因。因為以上兩種做法勢必造成合理傭金以及適當低價的存在。
                根據旅游法的最終目的和精神,既考慮了旅游者的各類需求,又沒有欺騙消費者、沒有損害消費者利益的做法,應該更合理。公眾購物店面向公眾開放,售價與當地消費者一致,不損害消費者利益;適當的自費也是游客的一種需求,只要做到信息透明、明明白白消費,不強迫、不誘騙,也不損害消費者利益。由此可見,國內的旅行社目前報出來的高價,雖然不是“不合理的低價”,但肯定也不是“合理的高價”。歸根結底,“合理還是不合理”,首先需要從理論上獲得“傭金的合法地位”。
                教條地理解、機械地執行《旅游法》,雖然省事、簡單、容易操作,恐怕難收其效。中國旅游業前二十年的實踐已經證明了這一點。若強行以教條代替執法,還會有更難處理的局面在后面。比如亞洲短線出境市場,跟其他線路的價格構成還有很大區別,旅行社的內部賬目清清楚楚,既無回扣、也無傭金,因為這部分的內容只體現在境外接待社的賬目中。而地接社給他們的價格,就是很單純的一個價格數字。中國的旅行社既沒有吃回扣、也無拿傭金,他們所起的只是單純的地接社與游客之間的一個中介作用。涉及“違法”的是境外旅行社,中國的企業沒有拿多一分錢的好處。那要怎么處理呢?
             
            團購的疑問
                “不指定購物店、不做自費”的團體,跟“經與旅游者充分協商,旅游者主動要求的行程(當然可能會包括進購物和自費的相關內容)”是否允許存在價差?按以上所述,回扣和傭金的定義之爭給我們指出了其中一條理論依據。傭金的概念不管由哪部下行法反對,都推翻不了眾多上行法的合法定義。
                但如果兩種團體的價差,完全由傭金決定,那倒也容易計算和執法了。因為中國稅法中對傭金的額度是有數量規定的,一般傭金數不能超過銷售額的5%。以這種微小的傭金比例,完全不會對實際價格造成多大的影響。也就是說,兩種價格雖有差別,但不會相差很大。但是實際工作中,這個差價可能會大得多。以上所述港臺旅行社的地接價格,就遠遠低于其實際營運費用。這里還有什么原因呢?
                團購。這就是我們的答案。前一段時間,各類團購網以星火燎原之勢,席卷中華大地。大家對團購的概念也比較了解,至少沒有人去質疑“團購”的合法性。提到旅行社業務,大家認為旅行社是干什么的?就是團購啊!
            旅游者自己去預定酒店,拿的是散客價,而旅行社因為訂量大,拿的是“團體價”,實際上就是“團購價”;旅游者自己訂機票,出的是散客票,旅行社拿的又是“團票價”;旅游者自己訂餐廳、看表演、坐旅游巴,跟旅行社預定也存在明顯差價。旅行社為什么能作為一個行業而存在?就是在中介業務中提供了服務,獲得了團購的優勢,贏得了差價,這就是我們這個行業的利潤,也是我們行業能夠存在的原因!
                旅游業六大要素“吃住行游購娛”,前四項的團購業務,全社會都已認可了。那么后兩項呢?旅行社既然可以在“吃住行游”這幾方面可以有團購的差價作為利潤,為什么在“購物”和“娛樂”這兩項中,就不能獲得團購的價格差呢?只要不是為賺取暴利而誘騙消費者,合理的團購優勢應該在理論上就允許存在,并大大方方放進旅行社行業的經營范圍!
                以前我們痛恨零負團費,每次跟境外旅游局反映這件事情,希望他們國內立法禁止購物店和自費場所高價蒙騙中國游客,但每次總是失望而歸。境外旅游局是境外旅行社的衣食父母,他們時刻考慮的是他們境內旅游企業的生存問題。即使聽了我們的反映,他們仍有“護犢子”之嫌,縱容包庇那些經營單位的蒙騙行為。他們認為情有可原,他們企業的生存是第一位的。
                我們沒說這些境外旅游局的做法是對的,但我們也希望中國的旅游行政管理單位,是否也能以企業和行業的發展和繁榮為重,多為旅行社行業爭得一些經營范圍,多為旅行社行業爭得一點利潤空間,購物和娛樂兩項的團購利潤,理應為旅行社合理合法占有。如果中國的旅行社被管得沒剩多少利益空間,旅游者也被宣傳得遠離旅行社,自駕車、自由行、什么都自己行,那還要旅行社干什么?至于旅行社的父母官,話說難聽了“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綜上所述,“合理傭金”和“團購優勢”兩項,構成了未來“常規旅游團”與“協議旅游團”的價格差價。而目前港臺地區的旅游團體,基本都屬于本文所敘述的“協議旅游團”部分。因此,文前所提出的同為香港出發的兩類報價,為什么會出現較大的價格差異,就一目了然了。大家可以自己衡量,誰是“不合理的低價”?又或者說“有沒有合理的低價存在” ?
             
            執法之提綱挈領
                法律是嚴肅的,執法必須是“提綱挈領”的,不能刻板教條地依條文按圖索驥。法律規定“不能指定購物店、不能安排自費項目”,核心目的是“跟旅游者充分協商、不能損害消費者利益”。這是查處一切違法行為的“總領子”,抓住核心目的,其他的事情自然就能明辨是非了。如果只抓前者、忘記后者,執法就會走入死胡同;而牢牢抓住后者,就能抓出卓有成效的結果。
                比如抓購物的事,只抓字面上的解釋、文字上的宣傳,難有實效;若抓購物售價的公眾合理性,賣的東西是否存在暴利、是否與當地消費者同價、是否向本地游客開放,加上對出境游客進行旅游知識和警示教育,那么“指定購物店”這種行為,也就是失去了意義,零負團費就失去了生存土壤,達到了真正的執法效果。
                “山雨欲來風滿樓”。面對長期形成的零負團費痼疾,“矯枉必須過正”是很多人的共識,連汪洋副總理都說了“治亂必用重典”。雖然“運動式執法”不是最好的辦法(人民還是希望法治能夠常態化、正常化),但當你身處中國這么個法治意識淡薄的封建大國,“矯枉過正”都會是條成功的社會管理經驗。但我們希望在今后的執法糾錯階段,執法者能更加面對行業實際問題,站在維護消費者和經營者雙方權益的高度,將粗線條的法律法規轉化為更細化的管理措施。比如,什么是“不合理的低價”,有沒有“合理的低價”;甚至是否提出什么是“不合理的高價”概念,讓法律能夠得到更好的執行,讓條文能夠轉化為生動的語言,讓全行業的人都能懂法、守法,安心并信任于旅游法。
             
             
                                                               海外國際董事長
                                                               中國旅行社協會副會長
                                                               宋斌
                                                               2013-09-09
            乐通lt118首页,乐通lt118备用网址,乐通lt118开户